转:冯炜莹 | 花间有鹿

花间有鹿

文 | 冯炜莹

图片

“想同你一首,当一双轻软依偎的幼鹿。”​内心长出这个句子的一刻,春涧边上的桃花苞答风而开,又答风落了下来,犹如一枚吻,吻在吾足下绘满碎花的白布鞋上,仿佛是庞杂的春景图被幼猫的软爪晕染了一朵红墨水。​​想珍藏它,而后画一双幼鹿依偎着,给其一簪上这一朵幼桃花,另一只鹿儿的眼神不看她,看花,痴绝地,呆愣地,要看到老了相通,其实是由于喜悦涩然,故而借着看花的名义往看身旁的她。​一逢花开的软软时刻,吾总是会想到一双鹿儿,澄澈的眼,秀雅的犄角,轻盈的步子,“嗒嗒嗒”少女似地跑首来,毫无芥蒂撞进世人的怀中,留下一串串庞杂无序的心跳声。​​

图片

 ​​“幼鹿乱撞”一词,不知是谁的情怀,但吾想,他该是心上曾落过雪,曾净水养过几枝茉莉,才这样清雅喜笑,自成含羞矮眉闻花踏雪的幼鹿,不慎磕在树干墙垣,直磕得满眼桃花开。​鹿,是最初住进内心眼里的人,净而静,含苞待放,欲说还息。​读书时,读到前人有五客十友,友为仙桂,净莲,清梅,逸菊,名海棠,韵荼靡,殊瑞香,芳芝兰,奇腊梅与禅栀子;客是闲鸥,仙鹤,雪鹭,南孔雀,陇鹦鹉。今吾私心地想要将鹿归入其一,取名为纯。即使它不属于花也不是鸟儿。​那么,是客是友呢?​是客吧。​​是生命中未必闯进来的客,披月而来,踏雪而至,扛花而归,身穿白衫在水一方,只看上一眼就惊艳沉沦。然后,然后翩翩然消逝,悄悄然远走,却让某幼我铭记一生,怀念一生,赞颂一生。​​

图片

 ​​有姑娘趁着春日往见了奈良的幼幼鹿,然后清平淡淡地写下:“林深时见鹿,于是吾来见你。”​不由得想首唐朝李白的诗《访戴天山道士不遇》:​犬吠水声中,桃花带露浓。树深时见鹿,溪午不闻钟。野竹分青霭,飞泉挂碧峰。无人知所往,愁倚两三松。​今人截取一句树深时见鹿,然后续写了两幼句:“海蓝时见鲸,梦醒时见你”。​由于走进树林深处,因此见到了灵动的幼鹿;由于潜入了蔚蓝深海,于是见到了鲸鱼;而吾醒来时就往见你,欧宝加盟那么吾对你已情根深栽。​​

图片

​​看桃花时,遇到几近风烛之人坐于桃花枝下的石块上读书。一掌托书,两指翻页,像品茶,神情阴凉又温暖。很众人看花通过,他犹如不闻也未曾见到。​​同走者悄悄附在耳边问吾,他为什么要刻意来到山上,在桃花涧里看书呢?吾凝思看往,思索半晌,终是摇头。​回程时见到穿白衬衫的女孩子,十几岁的秀气,浅易挽首发,浅然的眼神,手上握着一枝桃花枝,站在青青树下,俟谁于城隅的姿态,当真是桃红衣白柳深青——桃心是红,衣襟雪白,为一人,留着满腔蜜意。​内心忽地一凛,仿佛清新老人造何刻意来到山间桃花下读书了。桃花树下桃花庵,桃花庵里桃花仙,能够他也有过一壁之缘的动心,也同样送别了水之湄的旧人,不知她所往,抱剪影老一生。​终是老了,照样怀着最初的心意,往相思。​再看向那女子,想问一问她心上的他:“现在,人在桃边,桃在山间,山在春里……那么春,在不在你心上?”​那么人,是不是在你心上?​若在,可十指紧扣,相对一生。 ​​

图片

​​今年,除了春天,也有人给吾发来了赏樱花的邀约,通知吾,她往赶赴一场春天的约,在看樱花的林子里,竟然遇见了幼鹿。​曾有鹿儿与樱花入吾梦境。梦境里古寺掩映,铺天盖地是软粉,落尽阶台前。吾坐于树下,把樱花枝递给幼鹿,而它探出幼脑袋,又仰眼看着吾,再仔细地矮头舔花瓣,有稚嫩的憨态。​​接着,幼鹿能够是同吾熟识了,最先追着吾跑,活泼的样子一点儿也不轻软,带着凶作剧的疯狂。跑着跑着,吾劈头撞上了一人,是个长着鹿角的少年,他一招手,那疯狂的幼鹿便停了下来,温暖地坐在他身旁,用幼脑袋蹭他的掌心。​梦就醒了,戛然而止的情节,却撩得心悠扬。​​

图片

​​内心不息认同樱花与鹿是绝美的伴侣。像一幼我,温文中带着该有的炎烈,由于无邪,因此英勇得近乎疯狂,是莹润美益的存在。​往看樱花,往看幼鹿,是吾心头一个执念。每年樱花季,吾都会在远方穿首粉色的单衣,披一袭月光,再披一身雾气,袖子沾几滴露水,往成为一朵樱,失踪落在一只幼鹿的背上,眼睫上,耳朵上,尾巴上。​不走走的每一年里,吾都对本身说,总有镇日能够圆了这个幼幼的梦的。​终有镇日,吾会见到幼幼的鹿,能够还会如梦中那般,劈头碰见让吾幼鹿乱撞的你。​​

图片

图片

 


posted @ 21-03-13 12:40  作者:admin  阅读量:

Powered by 欧宝彩票app-下载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

2013-2021 欧宝 版权所有